2022年10月7日

hg0088注册手机版-hg0088com手机登陆【立即进入】

♠《hg0088注册》是一个专业的体育综合网站,主要提供超清直播、足球直播、NBA直播、英超直播、体育直播,《hg0088com手机登陆》以最全最高清信号让您畅享免费五大联赛,打造最好、最纯净的享受

媒介文化与消费时代大众足球文化个案分析大众_OK

• 足球媒介文化是本书概念中最典型的媒体大众文化范例。它具有媒介文化的一切特质, 如巨大的包容性、开放性、娱乐性和易传播性,具有强烈的感官刺激成分和色彩等。 其话题向当代生活开放,观众老少咸宜,也超越于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之上 ,从社会 精英到普通大众迷恋者多多,在这里经济地位和文化水准似乎不起作用。同时,也没 有别的媒介文化能调动那么广泛的社会资源来丰富自身。足球术语出现在知识竞赛中, 反映其流行趋势有可能扩展开来,在传统的文化领域打开一个缺口,并取得牢固的一 席之地。

• 足球作为一种体育竞技项目,为什么能获得今天这样的地位?足球在中国这样一个体 质偏弱,整体气质温和的民族,在一个缺少绿茵场地和其他设施的国度,为什么会拥 有如此多的观众?甚至从来对体育对运动不感兴趣的人也能对此侃上几句?它的凝聚 力来自何方?为什么足球会比其他的竞技项目更能制造气氛?或者说为什么大众或媒 体偏偏选中了足球,而不是由别的竞技项目来承当这一角色?这既与足球运动的内涵 和特质有联系,也同媒介文化的开放性特点相关。亦即无论是从足球运动自身或足球 之外均存在着可以去发现的原因,以寻找根源。

• 观看足球也就是使自己沉浸在这种过节的气氛之中,“陶醉在节日的狂欢气氛之中”。 • 现场看球使观众处于万众一心的场合。所有的动作和兴奋、沮丧和懊悔都会有人认同,

近于神奇。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这是千载难逢的事情。 • 商贩活动、交通管制与警察的维持秩序,更增添了节庆的神秘和庄严。

体育竞技在某种意义上式人类攻击本能的一种转移,相当于把战场上的厮杀格斗引导到 体育场内,所有人认为奥林匹克的精神就是这样的一种精神,内含着把人的攻击本能和 暴力引向和平竞赛这样一种高尚的目的。

康罗·洛伦兹在《攻击与人性》一书中曾描述过人类的攻击本能,提出攻击与争斗是人 类的天性。

根据某些心理学家的理论,必须在承认人的非理性攻击本能的前提下,寻找一个解决的 办法,这就是开辟一个出口,使之得到宣泄。

没有一项体育竞技比足球更能恰当地承担这种本能的宣泄和转移功能,因为足球比赛简 直是一场模拟的小型战争,比赛双方出阵的是精干的团队,而非个人。这种规模表明着 对抗的激烈而又不像拳击那样残酷。比赛在绿茵场上进行,绿草地无疑是以草原为背景 的古代游牧民族之间战争的暗示,同时绿色又给人一种安详宁静的气氛。

一场比赛涉及许许多多方面的因素:队员的个体素质,教练的指挥才能,团体的整体组 织,球迷和俱乐部的多方面支持等等。由于这些因素的作用,在它之上可以寄托相当多 的东西,最后也许会把城市、地域、民族、国家的荣誉也统统牵扯进来。

足球对抗的长度,足可使观众的情绪从低到高、从慢到快有一个充分酝酿到发泄的时间。

关于美和功利在康德那里是被区分的,审美是无功利的,或者说美有“纯粹美”和“依附美” 之区分。但是在足球竞技中,这两者是完美地结合起来的。

在一些审美活动中(如看画,听音乐,品评建筑等),对象的受欢迎程度是受审美趣味决定 的。趣味是相当主观的。所谓“趣味无争辩”,说的就是艺术审美活动的主观性。文化和艺 术活动的审美标准是因人、时代、地域或民族而异的,而且往往是由某些专家和权威来决定 的。例如毕加索的画,普鲁斯特的小说,贝克特的《等待戈多》并非由大多说人喜欢和叫好 而被载入艺术史册的,它们先是由少数行家和权威批评认可,随后被大众接纳的,别人都说 好,那我也就说好,实际上是人云亦云的。

• 足球比赛中,一个队员或一个球队精湛的球艺、漂亮的脚法是从最后的射门入网为依 据的。优美、精湛的脚法必须与最后的进球相结合,才能称之为好球,否则一切是白 费。这里功利的目的大家都是看得见。在判断的标准上就有了相对稳定的尺度。由于 以进球作为起点,在场的观众就比较容易达成共识,不会形成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 理的局面。进球作为一种客观标准,给所有的球迷和爱好者带来了共同的评判准则和 可以沟通的条件。在此之上人们各有各的阐发和理解,但是由于起点相同,进一步的 沟通就容易得多。

• 足球胜败的偶然性构成了比赛的巨大的悬念,这或许是足 球竞技最大的魅力。体育竞技是实力和技巧的对抗,强者 打败弱者是一般的规律,但是有时命运之神会出来点拨一 下,把胜负的天平突然拨向于弱者有利的一方,这在足球 比赛中比其他的竞技项目更为常见。一个天赐良机或一些 特殊的机遇,会把全部的预测统统打破。

• 例如1992年作为替补的丹麦队,由于南斯拉夫队的被禁, 居然一路过关斩将,夺取了欧锦赛的冠军,创造了足球界 的丹麦神线年的韩国,利用地利和人和之便, 连克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强队,这都有偶然性。

• 偶然性使弱队战胜强队,偶然性使著名的普拉蒂尼、济科、马拉多纳等在禁区内罚点 球,将球踢飞。偶然性使必进之球从球门柱上弹回来,也会让队员在回传中鬼使神差 将球送进自家的大门。有了这种种的偶然性,于是足球就有了戏剧性的悬念,悬念是 一部戏剧的核心,也是一场球赛的核心(当然扩展开来说,也是人生的核心),悬念 像强有力的磁场,能够把所有的目光统统吸引到自身。悬念除了吸引力,还含有巨大 的希望。悬念总是希望的产物,没有希望,没有心存侥幸,就无所谓悬念。

• 足球之所以作为媒介大众文化中最有影响力的品种,是因 为它提供了一个巨大的,说不尽的话题。媒介大众文化不 是传统意义上以文化符号系统来组织的文化品种和门类, 如文学、音乐、建筑、绘画或哲学、宗教等等,而是由基 本话题构成的。而足球文化成功提供了与我们日常生活相 关的诸多话题,而这些话题又与当下的社会生活紧密相连。 如“人性”、“国民性”、宗教与艺术、个人与集体、荣 誉与耻辱、男性与女性、体育与经济、文化与商业、民族 与国家等各色议题。围绕足球这一特殊的文本,必然会带 来多种的读解方式。不同的人会以不同的方式和不同的视 角来阅读足球文本。

• 足球在改革开放的中国如火如荼地兴起,是有着种种深刻的社会原因的,政治生活在 全部生活的比重中下降和社会生活的多样化,是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当然还有许 多偶然的因素,例如市场经济在其自身的运作过程中恰恰选中了足球,足球成为体育 经济或文化经济的一个最有影响的典范等等。然而不管是必然还是偶然,足球一旦成 为巨大的无法回避的对象,人们肯定会对其作种种社会学的读解。

“比如人们对于狂欢和团聚的需要,以及狂欢和团聚又怎样演变成敌视和隔离。”“再 比如他所表达的个人与群体的相互依赖,22个球员散布在球场上,乍看似无关联,但牵 一发而全身动,那是才看出来,每一个精彩点都是一个美妙结构的产物,而每一次局部 失误都造成整体意图的毁灭。”当然外星人还会看出一件事:“在足球和地球上,旗幡 林立的主义中,民族主义是最悠久也是坚固的主义,是最容易被煽动起来的热情。”

• “足球作为一项普通体育运动,本世纪后半期渐渐发展为一种‘宗教’,颇值得深究 其因。人们对足球和球星的痴迷,数以亿计,几近疯狂。这就发出了一种‘造神’意 识。神,就是想多大有多大,凡人不能达到而神能达到。造出球神,顶礼膜拜,至高 无上,足球的魔力才达到所期望的那种魔力无穷。”由此,作家认为,马拉多纳就是 球迷们创造的一尊球神。据说“这也是当代足球的需要”。

足球虽然是体育竞技,而且基本上是男性之间的竞技,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对此作美学的读解。 特别是女性球迷,她们偏重于从审美的角度来读解足球和球星,在许多女球迷看来,几比几 虽然重要,进球虽然重要,但是还有比胜负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球星,球星的风采和球星 的人格。她们认为从欣赏球星出发来看球,比单纯地看球或从竞技的角度出发来看球更有意 思。

例如女作家池莉在《纯粹是如此美丽》一文中就表述了这种观点,她对有人从道德上批评马 拉多纳的做法十分反感,认为这些人简直是以行政干部或工会主席的眼光来指责一个天才球 星。

在这样一个如此角力的场所,在这样一个充满碰撞和争斗的竞技领域,能从容地展开有关美 的话题来,正是表明了足球文本的魅力无穷。自然它的魅力无穷还表现在适合人们,特别是 女性球迷们的反复阅读。她们会从足球竞技中的美,发展出足球动作的美,甚至一直到球星 性格的美。

在足球场上也许女人更看重男人的品格,也就是人性……摔倒了只能马上爬起来,因为球场 上没有叹息的时间和同情的安慰,你必须即刻站立起来,否则也许就这一刹那,前功尽弃, 兵败如山倒。即使受伤,也只能包扎一下或打一针封闭继续比赛。这同战士在战场上轻伤不 下火线并没有多大区别,所以足球锻炼了男人的意志,也注定了男人要宽容忍耐。有时,即 使裁判误判,也必须忍受屈辱。所以只有在进球时,男人们才能像孩子一样欢笑和疯狂,这 一切,都没有表演,只有真实的感动。

程黛眉:《女人与足球》,见《谁提足球我跟谁急》,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7年版,第342 页。

女性不仅自觉地从审美的角度来阅读足球,她们还常常用受过训练的女权主义的眼光来读解足球。 例如作家徐坤在其小说《狗日的足球》中,通过作品女主人公柳莺对足球场上空震耳欲聋的脏话和 京骂的抗议和回应,将足球文本的某些特殊而又有着普遍意义的段落摘录出来,加以编撰和改造, 以期引起人们的警惕。

柳莺痛切的悲哀是失语的悲哀,女性的失语不仅表现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重大领域,居然也表现在日 常生活日常娱乐方面。本来日常生活领域是她们掌控的领域。然而足球一旦进入家居生活,进入日 常娱乐,将男权也植入其中,待到柳莺她们为这一强大的势力所裹挟,也参与其间时,居然发现早 已没有自己的位置了。她们没有合适于表达自身的话语,没有宣泄自己愤怒的情绪的语言,没有肆 无忌惮的笑骂,更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可以与另一性别针锋相对回骂的粗口。如果有,也只是借助 于男性贬损第二性的语言而已。

汪民安在《世界杯足球赛——后现代狂欢节和文化殖民主义》一文中将足球看成“文化殖民的最猛 烈形式”,据说这是因为足球“比其他方式来得迅速而集中,它举着公平竞争的口号,实际上在施 展着它的殖民阴谋”。

首先国际足联不是不偏不倚的国际性体育组织,它实际上是“第一世界的权力机构”: 在第15届世界杯赛中,“它确保了美国的参赛(作为东道主的身份)和大批欧洲国家的在场,这样

欧洲中心、白人中心再次成为美国世界杯的凸出的景观,第三世界国家则是零星的、点缀的,他们 无非给这个狂欢节提供一些边缘式的花絮”。其次,“足球比赛的电视转播同样施恩于欧洲的白人, 比赛时间在欧洲人的黄金时刻,他们可以从容地坐在电视机前(中国球迷只得依靠闹钟、或者长久 的耐性才能获得这个机会,这是足球殖民主义对第三世界人民肉体摧残的一个证据)”。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当年提出的三个世界的理论是将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作为第 一世界来看待的,中国等亚非拉国家属于第三世界,第一和第三世界的中间地带是第二世界。 现在作者将欧洲作为第一世界并捎带上美国,这种划分倒适合美国崛起前的19世纪,也适合 世界足球界的状况。但是问题来了,在第15届美国世界杯赛上,恰恰是作为第三世界的巴西 队获胜,如何解释?作者认为,“在第一世界设置的一个盛大仪式中”,作为第三世界的巴 西的取胜只能看成是一个悲剧!应该怎样来理解巴西队的成功?

也许,关于巴西的胜利,关于南美足球的情形套用有关三个世界的理论有点勉强,但是在足 球的公平竞争中,我们无法对其中文化和经济上的不平等视若无睹,尽管这些不平等可能是 历史造成的,可是后殖民的优势往往就是来自其辉煌的历史。

• 由于足球的内在特征,由于足球可以作如此多样的读解,足球是各种大众文化中与媒 体关系最为密切的品种,媒体借足球招徕读者,足球则需要媒体扩大其影响(尤其是 后者,在足球职业化的道路上更加重要。职业足球俱乐部与其说是一个体育机构莫不 如说是是商业机构来得更恰当)。大众媒体的影响力实际上可以迅速转换成市场影响 力,而当代足球史迫切需要市场影响力的,因为足球的媒体影响力就是足球的商机, 而足球的商机就是职业足球的生命。

一、从事件到媒体 许多国人关注足球是从1985年的5月19日开始的,那一天中国队居然输给了香港队(本来踢平

就能出线届世界杯赛的决赛圈)。由此引出一场大的骚乱来,使许多人 对足球运动“刮目相看”,于是就有了相关的种种报道,有了理由的报告文学《倾斜的足球 场》,有了刘心武的小说《5.19长镜头》……当然,天津的《球迷》报(1985年7月1日创刊) 是不是受这场骚乱的“启发”而诞生,还有待考证。在5.19之前,各地已经有球迷闹事的现象, 认识这一现象就远远超出了足球的范围,可以进入个体心理、社会心理、精神病史等等领域。 至于闹事者个人当天的情绪、受挫的经历、偶然事件的触发等等都是可以考察的对象。 但是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问题,事件发生及其引起轰动本身就是一个信号,它表明足球信息有 着巨大的消费市场。

例如1997年的9.13事件,中国队在领先两个球的情况下,反以4:2败给伊朗,10月底又输给卡 塔尔队,导致了中国队的解散,更换教练,引起举国热议。

福建一位“老榕”的球迷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感想——《10.31:大连金州没有眼泪》,短短4 8个小时之内,竟然有2万多人次点击了这一帖子。帖子的内容是讲述老榕为了满足儿子到现 场看球的愿望,一家三口从福建专程飞到大连观看中国队和卡塔尔队的比赛,结果抱着满腔 希望而去却带着失望而归的过程。虽然短短2000多字,帖子却写得十分动人,语调亲切平缓, 而在这语调中,既表达了对中国足球恨铁不成钢的无奈而又愤懑的心情,又有着对不起自己 孩子的心理(让幼小的心灵受伤了),这里多少还暗含着谁对年少一代人的心理健康负责的 问题。当这样一份帖子在互联网上引起广大网民们瞩目时,这本身就成为一个事件。

• 是事件就自然会成为大众视线的焦点,既然是焦点,就应该是大众媒体报道的对象, 这是媒体取悦大众的方式和手段,所谓焦点访谈就是对日常生活的某些容易引起人们 关注和特别关注事件进行报道而已。

• 尽管互联网本身就是大众媒体,有无数的观众和读者,但是《南方周末》仍然不肯放 过这样一个事件,他们以体育版半版的版面,配上编者按——《一则让我们落泪的帖 子》,在加上《老榕的后话》等予以转发,使得“老榕”的帖子享有更广泛的读者。

2、媒体制造事件和拓展话题 大众媒体一旦运作起来,必然要制造事件和话题,不能等着事件的自然发生,再去报道,否则将无

米下锅。 当《南方周末》发现署名“老榕”的帖子不仅在互联网上引起轰动,而且该报在一个多月以后,以

纸媒体的方式转载此文,仍然能引起广大的读者瞩目,于是在做1997年的年终专稿时,特地以E-mail 的方式采访了老榕,并将老榕的回答以《球迷老榕如是说》为题,登载在12月26日的《南方周末》 上,如果说当初转载《10.31:大连金州没有眼泪》是对来自民间和民众声音的一种呼应的话,那么 《球迷老榕如是说》则是策划的结果。不妨说是《南方周末》策划和制造了“老榕事件”。 自然,媒体策划事件和话题的方式是多样的,特别是足球媒体,不像一般的大众媒体有那么多的社 会新闻可供,它必须主动出击,开拓新线)创造明星

大众媒体是一架造“星”机器,而且是一架高效的制造“明星”的机器,以满足人们崇拜偶 像的心理要求。足球媒体在这方面也不会落后,许多足球媒体 评选“足球先生”、“足球小 姐”、“最佳教练”、“最佳阵容”、甚至“最佳球迷”、“最佳贤内助”等等来吸引读者 的眼球。

明星是优秀的个体的代表,但是作为大众文化的一个必要的组成部分,明星就不是鲜活和生 动的个体,而是一个代码,这个代码还必须和相关的代码共存,才有更丰富的意义。所以这 里会渐渐产生出一个明星的系统以供流通和交换,

这是大众媒体的拿手好戏。前瞻性栏目和话题永远不会枯竭。前瞻性的话题也永远不会没有价值, 前瞻性话题的价值存在于读者的期待心理之中。

前瞻性话题的目的不是为了帮助读者准确地预测未来(当然如果做到这一点也不错),而是机器读 者和球迷的某种潜在的焦虑(有时候不妨制造一些焦虑),然后再在各种报道、分析、描述和叙说 中加以慰抚。也就是说先是生产焦虑和期待,然后再是慢慢安抚,或者说一边生产一边安抚,这些 是前瞻性话题的最主要功能。

前瞻性话题还有副产品,这就是鼓励大众参与各种竞猜活动,由猜比赛简单的胜负,到具体的几比 几,再到教练的排兵布阵等等,范围逐步扩大,分类逐渐细密。并非所有的竞猜活动都成就博彩业, 人们在非赌博性的竞猜中获得的娱乐和快感不会统统由物质来统率,而大众媒体的目的,就是最大 限度地动员大众。

这么说,有点低级趣味,但是这种低级趣味不是媒体凭空强加于读者的,而是迎合读者心理 的,因此多少有点两厢共谋的意味。

丑闻在眼球经济中的重要作用或许要由社会心理学或经济心理学来解释,这里还有各种复杂 的因素牵制(如社会的政治和道德尺度等),并不是丑闻越大越好。不过倘若没有丑闻或绯 闻,似乎一道大餐中缺少了最主要的材料。

球星绯闻的价值真的在足球比赛消息之上吗?小贝和辣妹的种种传闻真比曼联的球赛更加刺 激,更有滋味?这至少是因人而异,这一夸大其词的说法或许正反映了足球媒体在丑闻报道 方面下的功夫。

• 足球媒体在近20年间有了很大的演进和发展,从纸面媒体、广播媒体发展到电子媒体, 从版面的扩展到内容的丰富多样,从以消息报道为主,到报道消息、球迷行家们的议 论、历史的回顾等等并重,相得益彰,这里限于资料的搜集原因,仅以《足球》和 《球迷》等纸面媒体为分析对象。

以天津的《球迷》报为例,1985年创刊时发布的宗旨虽然将“国内外重大赛事的战况”,放 在首要地位,并且涉及到“球星、名将和他们教练员的训练生活情况”,但是在赛事的报道 上深入到什么程度?球员和教练们的训练生活情况会细致到何等田地?在开初是无法全面设 想的。也就是说所谓“战况”,所谓“训练生活情况”包括哪些具体方面和内容,在编者概 念中当初和日后的日子里是不一样的,是逐渐在变化的。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球迷》报的创刊号内容不仅内容单薄,而且在报道方式上也显得十分 呆板。

创刊之初《球迷》报是四开四版,每周一期。到2000年则增加到每周两期ABCD四叠32个版,

再拿足球媒体中比较有待表性的《足球》报来说,前后的变化更是明显。当初创刊时,每周 一期,每期4版。

2001年初发展到每周三期,版面也由原来的4版、8版、16版扩至24版。版面内容丰富,栏目琳 琅满目,消息栏目方面先后有“甲A大战”、“环宇足坛”、“虎视世界杯”、“嘉士伯欧洲 风云”等,后来发展出“中国队报”、“现场直击”、“金杯功略”、“金杯广角”和“玫 瑰芳踪”等,德甲、意甲、西甲、法甲、英超还各有其版。

议论和评述方面先后有“虎帐夜谈兵”、“赛前诸葛”、“春来茶馆”、“煮酒论英雄”、 “文化沙龙”、“聊斋”、“足球星巴克”等,还能看到“球迷一家”,“他乡故事”(介绍 中国球员在海外的情形)等栏目,读者来稿有“实话实说”征文、“球迷家园”,博采栏目有 “足球大赢家”等,图片和摄影栏目先后有“柯达精彩一刻”、“读图时代”等,还有别出 心裁的“漫画专版”。

• 足球媒体万花筒般变换着栏目,关键是想抓住读者眼球,所以挖空心思。于是各类有 奖征文、评点文章,还有长篇连载(如《我的足球生涯——苏永舜》)以“且听下回分解” 吸引住回头客,加之记者的四处出击和采访,结果是文章越做越细,涉及的方面也会 越来越广。因为作为一种文化,无论是面向精英还是大众,它有不断繁衍自身的需要, 它会从某一方面衍化开来,也会从一个点深入下去。

媒体文化的话题演进会依照以下的路径伸展: (A)繁衍 • 繁衍就是外向地拓展话题空间。

• 例如拿换教练一事来说,当年《球迷》报报道年维泗当国家队教练,七、八两个月相 关消息和文章一共才三条;2002年年底,中国足协为国家队聘请主教练,同样是《球迷》 报,同样是两个来月的光景,在这一问题上可谓文章做足,发了相关消息、议论、文 章几十篇。

例如: • 《哈恩人未到已经挨顿臭骂 述职国字号教头想要逃跑》 • 《阿德里安塞——阿里 哈恩一次神秘的转折》、 • 《中国选秀乱了江湖规矩》 • 《国奥是哈恩一道坎》

• 《哈恩本周北京签约》 • 《哈恩有望本周登陆中国》 • 《十五万花销请来三流国帅》 • 《准新帅遭遇信任危机》

《哈恩上任从挤走沈祥福开始》 《大家都说便宜没好货 选帅步骤九五三一内部建议冷却处理》

《朱领队不去荷兰人不来 串通哈恩拒赴巴林》 《足协年度考评推迟 选帅报告暂未上报》

《圣诞节礼物等着哈恩 中旬来华签约一月走马上任》 《分段合同扣住哈恩命门》

《哈恩足协祥福——是三角债还是三角恋爱》 《通气会不公布主帅的人选》 《土著的尴尬》

《朱广沪、陈金刚 贾秀全、王建英有望辅佐哈恩》 《笑里藏刀国脚心惊》 《京城三日》 《就这样得到水晶鞋》 《回家过圣诞》 《能爱你多久》

《根伟等着会哈恩》 《哈恩身边人眼下只定一个翻译》 《哈恩中方助教周六出台》

《集训名单没有陌生人》 《哈恩来时是冬天》 《哈恩不问国奥事》 《金志扬——我对哈恩有话说》

• 只从近两个月的报道中就可以看出当今的足球媒体在拓展话题方面的本领,几乎是无 孔不入。当然一支球队搞得如何,主教练是举足轻重的,然而关于主教练的种种琐细 之事,将上任未上任之间的传言,流言等等其实是与足球无甚大关系的,与中国足球 的兴盛无关,但是它既然与读者的心理有关,与读者的窥视欲有关,那么就是与媒体 有关了,哪怕是捕风捉影。

(B)细化 如果把繁衍看成是外向空间的拓展,那么细化则是内向的挖掘,例如对于某一场球赛的报道,

最初读者只关心几比几,再细致一些关注布阵是四四二、四三三还是四五一。后来慢慢到发 展到对更加具体的战略战术的分析和评点。例如在1997年十强赛的那场中国—伊朗大战前夕, 《足球》报9月11日的头版文章是《调兵遣将看玄机——析国家队的四个疑问》,提出“为何 要打451?”、“谁能入选十八人参赛阵容?”、“谁来顶替郝海东?”、“谁有望补充入国 家队?”等特别具体的人员布阵问题。紧跟着有《必须盯死代伊!》和《揭开神秘的面纱— —伊朗队抵大连训练实录》这类的战术重点分析短文献计献策,为了让国足有所借镜,还登 载了《韩国队轻取哈萨克斯队探秘》之类的实战经验介绍,弄得这一期《足球》报象一份战 术分析特刊。反正不管中国足协和主教练采纳不采纳,那股重在参与的劲头正是广大球迷心 情的反映。

中伊大战先赢后输,让球迷大失所望,象《国脚总结首战教训……战术:四五一不变,心理: 务实更务虚》(见《足球》报1997年9月18日)之类的报道更是不可或缺,因为球迷和国人觉得 中国队冲出亚洲在实力上没问题的,只是战略战术上有待改进,而在国足方面则认为战略战 术也上大致对头,主要是球员的心理有问题,“弦绷得太紧了”,所以这类检讨方面的报道 也是意义重大的。至于像《战沙特众专家急献策》、《首战败因的历史学分析》、《人球分 过》(以上见《足球》报1997年10月2日),《科中之战,摆什么阵式?——如何打科威特,队 中有三种不同看法》、《最迫切的问题——阵容》(以上见《足球》1997年10月9日),《找准 败因以利再战》、《重塑中场》(以上见《足球》报1997年10月23日)等等有关战术方略的报道 和研究文章纷纷应时而现,成为一道风景。

细化的文章不仅做在战略战术上,更多地是做在各类赛事的报道上,如近两年《足球》报将 “意甲”、“德甲”、“法甲”、“西甲”和“英超”等按版面分别推出,使球迷读者对自 己所钟爱和关注的球队、俱乐部有更多的和细致的了解。有时该报甚至会用整整3个版面来介 绍意甲或英超等等情况,真是让人感觉事无巨细。除了介绍赛事和进程、各俱乐部的近期排 名及未来的预测、球员场上的表现(有时也包括场下的种种作为)、教头的用兵布阵等等,还有 比赛中的花絮,赛场外的绯闻、球星家庭成员状况等等。也因此象如下的战术评点文章《温 格用替补用上了瘾》、《左路依然是个大问题》和《米兰双雄酝酿锋线重组》或《过度训练 重伤国米》这类专题报道交相争辉。当然,球队主帅方面的心理的和口头的较量更是不会漏 过,如《用舌头来争夺冠军——他俩生来就为了死掐》一文对曼联的弗格森和阿森纳的温格 这两位教头的相互争锋和口舌之战作了具体而详细的报道,读者似乎亲临现场,看两位教头 争得面红耳赤,口焦舌燥。

(C)延长 延长也可以看成是繁衍,不过与空间上的繁衍不同,这是时间上的追溯。读者关心当前的赛

事,激奋于眼前的争锋,但是对于球员的成长经历、球队辉煌的历史也有着一份关注,特别 是自己喜欢或迷恋的球星,自己看好的球队,更有着情感上的认同。至于球员与球员之间, 球队与球队之间以往的恩恩怨怨虽然随历史的烟云一起飘散,但是如果拾掇起来,或许同样 有趣味(尽管可能是低级趣味)。因此球星和教练的感怀和追忆似水年华的文章和回忆录是足球 媒体吸引大众的眼球的好点。 如《独家连载——阿里汉,笑傲江湖》和《阿里汉前传》(见《足球》报2002年12月18日至200 3年3月3日)将哈恩这位刚刚上任的荷兰籍教头的来龙去脉摸得一清二楚,尽管以往的历史是无 法说明未来的成功与否。

如《天皇巨星一百人》(见《中国足球报》1997年9月连载),介绍英国《泰晤士报》》评选出 的现代足球运动近百年来的功臣,所谓“青史几番春梦 绿茵多少奇才”,使新一代球迷了解 除贝利、贝肯鲍尔、普拉蒂尼等煌煌巨星外,还有英格兰早年的查尔利埃 布奇安、埃迪 哈普 古德、博比 查尔顿,意大利的吉乌 塞佩米查,匈牙利的萨罗西、普斯卡斯、库克西斯,德国 的瓦尔特兄弟,俄国的列夫 雅辛等等足球奇才先后为世界足球运动的发展作出了大的贡献。

现在再回过来看看当初《球迷》报上的发刊辞,似乎是涉及了上述的许多内容,实际上 只是一个小小的开端,因为媒介文化的发展方向是难以预设的,它的演变趋势是无法完 全操控的。许多原本看来是与足球竞技无多大关系方面都是可以大作文章的,例如各类 足球大赛特别是世界杯赛的专题和特刊就包括了许许多多这类话题:开幕式和闭幕式的 种种花絮,总统的出席和观看啦,世界三大男高音的联袂演出啦,世界足联官员之间的 争权夺利明争暗斗啦。还有一些边缘的话题如,球员的发型(光头型、长发型、统一型); 球迷们的奇异装扮;球迷们的疯狂和失态等等。

当然,世界杯或欧锦赛等大赛来临时,也是大众媒体制作足球神话的最佳时机,这时人们会 读到这类蛊惑人心的标题和文字——“狂欢,从现在开始”!“世界杯,不战而胜”!或“ 狂热由此打开决口,激情从今撞击心扉,世界杯驾临的日子,我们开始放逐身心”。还有更 加肉麻的和彻底撒娇的:

“仿佛等待一个分别四年的爱人,在你到来前几个月,就开始翘首期盼着倒计你的来期,心 驰神往地设想你出现的种种可能。早已投来凝视的目光,早已敞开心灵的大门,只为与你— —一位尊贵、美丽而又动人的爱人约会。”

• “世界杯来了!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从明天起,耽误一点别的事,连上帝都 会原谅”、“世界杯来了,从明天起,作一个幸福的人,不喂马,不劈柴;从明天起, 我那台电视将只锁定一个频道——世界杯!”

核心概念: • 大足球文化 攻击本能转移 社会学读解 女权主义读解 后殖民主义读解 前瞻性话题

思考与讨论: • 何谓大足球文化,它包括哪些方面? • 除了课本提及的几种足球读解方式,还有哪几种读解方式? • 足球媒体演进的路径有哪些,请举例说明。